為什麼憂鬱症光吃藥不會好? –談心理治療的重要性

為什麼憂鬱症光吃藥不會好? –談心理治療的重要性

作者:李慧芳臨床心理師/李慧芳心理治療所院長
小茹是一位年紀三十多歲的未婚女性,在心理治療的過程中,她總是一再地數落自己的另外一半種種的不是,她並不滿意目前與男友的關係,即便眾多外人朋友的眼光中,都已經常常在小茹面前稱讚小茹的男友是一個條件很不錯,而且對小茹很好的男人了,小茹也覺得現實條件男友目前應該是最能夠跟自己搭配的一個伴侶,但是在關係中,就是有很多的不滿與生氣,對於即將步入婚姻,她充滿了種種的矛盾與不確定感,她正在猶豫著要不要接受男友的求婚,進入婚姻關係中,但眼前跟男友的種種衝突與掙扎,不禁讓她聯想到過去與原生家庭的連結,那些並未有好好處理過的家庭情感議題,那些負面的情結與情緒,總是一在地攪擾自己。

「我從小就不是一個被父母親好好珍惜的小孩,我總是好像要當個大人一樣在情感上必須要照顧我的父母,做他們允許我做的事,因為算命師說我不能碰狗跟兔子,所以我經常被限制不能好好的玩,我小時候過度地在乎父母的情緒,勝過我自己的需求…….,所以我一直在與父母的親子關係中得不到滿足…..。」「甚至,我非常忌妒我妹妹的出生,我還記得我小的時候,會一直把妹妹當成眼中釘,趁父母不注意時偷捏她,我一直很在乎自己沒有的、失去的,而妹妹所擁有的、而我沒有的或者是被拿走的…,一直到現在,我仍然會一直注意到我匱乏的,非常的不快樂……。」在小茹的例子中,她內心住了一個小小孩,那個小孩在過去的原生家庭,很少有被接納、被喜歡以及被滿足的機會,所以一直到現在,她仍然被內心的小孩給困住了,對關係存有不滿,生氣與敵意的感受,她需要的是好好的重新看待內在小孩的自己,學習如何去珍視她….漸漸地感受她……,然後接納那個小孩,讓她在安全的情況下去長大,才能夠成熟地面對現實環境,為自己的生命負責。

小嫻是一位外籍配偶,她來台灣已經有十二年的時間,因為前夫對自己有暴力傾向,她三年前不堪負荷而訴請離婚,即便是離婚了,小嫻的前夫仍然無止盡地會到小嫻住處門口騷擾並且有精神上的恐嚇,小嫻也因此罹患了憂鬱症,持續地在醫院接受藥物治療。一般人都會知道,像遇到這種情形,一定要能夠報警,或者是申請保護令等等實際的做法去阻止前夫對自己的騷擾行為,但小嫻說:「我曾經試過了,但警察就說沒有證據,所以不能辦案……,而且保護令也去申請了,但是也沒有用,他還是會不定時的來我住處門口觀望,畢竟夫妻一場,他也是孩子的爸爸,總是不能做太絕,我不忍心害他被關…..。」像這樣家庭暴力的例子,在很多的家庭中總是不斷的上演著,但是當我們真實的遇到狀況了,或身邊的朋友有同樣的例子,會不難發現,受害者不管怎麼去勸他(她),他(她)總是不能夠有效的拒絕傷害,反而是不斷地沉溺在傷害中,就像是在自殘與啃噬自己一樣,然後做不出具體保護自己的行為,或為自己生存的權利去捍衛界線,後來在一次的深談之下,小嫻終於說了自己過去的遭遇,她曾經在一歲的時候,因為姐姐在燒柴時的不小心,讓還在襁褓中的她被火燒傷了,一直到現在手臂上與小腿都還有被火紋身的疤痕,「我很愛漂亮,但是我必須薄紗去掩飾這些皮膚上的疤痕。」在成長的過程中,小嫻的母親會不斷的跟小嫻訴說這些小時候的遭遇,即便在小嫻都已經沒有記憶了的時候,母親仍然會把這些怵目驚心的經歷一再地重複訴說,「在我的家鄉裡,村里的人常說:生女兒就是沒有價值,我是家裡第三個女兒,又被火燒傷,我媽媽從小就告訴我我嫁不出去了,所以,在我年輕的時候原本有一個要好的男朋友,但是我覺得我配不上他,所以主動跟他提分手,我想嫁到台灣來,希望我能夠嫁的好,給村里的人刮目相看,但是沒想到來台灣來竟會有這種遭遇,我又不想再回大陸,因為害怕丟臉,丟家裡的臉,也讓姐姐看笑話……。」就這樣,小嫻一直在台灣硬撐著,痛苦的接受她選擇的悲慘命運,一直到做完心理治療的半年,才回去大陸真實的面對日子過生活。

第三個故事個案是小文,小文是國小四年級的學生,父母親三年前就離婚了,他因為有情緒障礙而到治療所接受心理治療,透過遊戲治療的歷程中,看見小文總是不斷的害怕,不敢表達自己,也不敢為自己做出判斷或決定,猶豫、不安、壓抑、否定……一直被這些負面情緒給困住而出不來……,當親職諮詢的時間,我向小文爸爸陳述這些小文治療時的狀況的時候,他的爸爸說:「心理師,妳在說他的時候,我感覺好像妳是在說我,因為我就是這樣的人….,不敢而且害怕承擔、常常猶豫跟矛盾….最後還是很痛苦…..。.」,後來在進入更深層的諮商歷程中,我才了解了家裡一直不敢說出口的秘密,因為當初小文的爸爸外遇所以媽媽主動提離婚,但是在離婚之後,父母親仍然互相關心對方,捨不得對方而有仍有情愫的糾葛,然而小文父親對於外遇的對象,又因為自己的膽怯與退縮而遲遲不能夠果決的與外遇對象分手,因為害怕面對複雜,爸爸擔心在小孩面前形象負面,遲遲不能夠真實的面對自己內心的決定,孩子也一直期待父母能夠復合,小孩明明知道爸爸外遇卻又不敢說出口的秘密,而一在地處在失望落空的落寞情緒下,也因此,整個家庭一直處在焦灼、無助、期待、失望以及遲遲不敢有任何決定的情緒之中,復合之路遙遙無期,媽媽也同樣的在盼望、依賴爸爸回頭,也造成小文不敢真實的面對困境,對事物充滿猶豫以及退縮,父母對於生命的價值觀以及對行為的示範影響孩子太大了,孩子一直走不出家庭的包袱與陰霾,一直到家族開始接受治療,父親才將這些秘密說出來,他們才有真實經歷與對話的機會。

繼續閱讀「為什麼憂鬱症光吃藥不會好? –談心理治療的重要性」

瞭解孩子的心理創傷與精神健康的需求

台大精神醫學部主治醫師 丘彥南

當兒童青少年遭遇自然、人為或意外的創傷事件,除了可能導致身體的傷害外,也可能產 生急性的精神創傷反應,若未經適切之協助,甚至會衍生出慢性之精神疾患,它有可能比 身體的創傷更痛苦,更深遠影響到個體的社會適應與人格成長,需要大家共同的關切與照 護。一般而言,兒童年齡愈小,愈缺乏躲避或承受創傷的自我保護能力,心理復原力亦較 弱,愈需要周遭照護者之協助。這不只是個人健康的議題,也是整個社會的公共衛生及社 區安全照護之重大課題。

造成孩子心理創傷的形成因素包括:1.外在因素:如身體/精神/性虐待、嚴重疏忽、家庭與學 校中的不當管教、目睹家庭暴力、遭受霸凌/威脅/綁架、歷經車禍/天災之創痛/驚嚇、具威 脅性的醫療侵入性檢查或處置等。2.內在因素:因應能力、身體及遺傳因素等。例如,有 先進的研究顯示,基因與兒童虐待及社會支持度會交互作用:如單胺氧化酵素基因表現型 與受虐兒童的反社會行為;血清素轉運器的基因型與受虐兒童的憂鬱症狀;腦滋養因子 (BDNF)的基因型與受虐兒童的憂鬱症,而社會支持度會減少基因表現型及受虐經驗對兒 童衍生憂鬱症的作用。

此外,由生化與功能影像學之研究已證實,一般臨床心理學所述的嚴重心理傷害,在神經 生理功能上可能已造成可偵測的改變。例如:在長期受虐的壓力下,兒童邊緣系統及下視 丘—腦垂體—腎上腺系統的發育和功能會受影響,杏仁核會萎縮且對皮質醇反應較不敏 感,而在被收養後良好的親子關係下,下視丘—腦垂體—垂體腎上腺系統的異常是可逆的。

孩子心理受創後適應不良的表徵包括:焦慮、激躁不安、畏懼、憂鬱、自我傷害、拒絕學 習、學業成就下降、消極被動、退縮、懼怕上學、逃學、逃家、對立反抗、違規犯紀、衝 動攻擊、飲食障礙、睡眠障礙、物質濫用、網路成癮等。若產生典型的創傷後壓力障礙症, 則會有創傷記憶反覆侵入重現、重覆作有關創傷的夢或玩有關創傷的遊戲、過度警覺、容 易被驚嚇、躲避可能促發創傷記憶之情境或刺激、對外界產生麻木反應/失去信任、對社會 或未來缺乏寄望/信心等症狀的顯現。

霸凌不只是造成當事人短期的困擾和痛苦,也可以造成長期的困擾或適應困難。研究顯示, 霸凌受害者的暴力及反社會行為會增加,他們也可能於日後成為霸凌者。霸凌者除了具有 暴力及過動衝動的特質外,也常有低自尊、憂鬱、自殺意念、社會適應不良等問題。同時 為霸凌及被霸凌身分者,比單純為霸凌者或被霸凌者有更嚴重之適應問題,如:更多的外 顯行為問題及心理/精神症狀、更持久的霸凌行為、更高的自殺意念比例、最差的學校及人 際適應、最高的使用酒品風險以及最多的身體受傷等;共同關心及照護涉及霸凌的青少年 學生,是教育及醫療體系非常重大的任務。身體外觀特殊、弱小及有特殊教育需求的學生, 常是易受霸凌的弱勢者,在兒童青少年心理診療中,我們經常要處理這方面之議題。

對一般大眾而言,個別心理治療往往被認為是心理創傷治療惟一的選項。然而,實際上個 別心理治療也有其侷限:有些孩子無法接受個別心理治療,或是缺乏足夠之認知能力;有 時候,環境之處理與教養者之諮商就足夠,甚至是更為重要;有些狀況,團體心理治療很 有幫助;有時候,針對嚴重困擾的精神症狀使用藥物,不只可儘快減輕孩子的苦痛,也可 避免心理失衡與精神症狀之惡性循環。 對孩子基本照護上的要點包括:提供孩子安全穩定的環境,在觀念/態度/方法上做到真心接 納關懷、適切擁抱/身體接觸、寬恕/不記怨恨/不過度自責、同理心的聆聽/了解與溝通、容 忍安全範圍內的探索、以包容的心看待差異與過程、放下名利/執著、避免暴力/情緒勒索/ 恫嚇/嘮叨、不過度期待/追求完美/計較/比較、放鬆、幽默、昇華、正向思考等。

在醫療體系中,社區家庭醫師、小兒科醫師與精神科醫師們與其他醫事人員攜手合作,落 實提供共同照護,敏感覺察問題並協助處理及轉介,倡導健康社區之友善互助文化,積極 與教育體系合作,倡議心理健康人權教育等,都是臨床工作者預防及治療作為的實踐。 社群中的兒童保護工作,防止兒童受虐或暴露於暴力環境,是使兒童免於在不合宜的環境 中成長的重要作為。它需要在跨系統、跨領域、跨專業的合作下結合大眾來做好,它需要 考量社會文明與制度的變遷、社會文化的差異、家庭與個人的特性,它與社會的整體政治 與經濟層面息息相關,它牽涉到立法、司法、社政、教育、醫療等專業,它讓人面對基本 人性及某些價值觀的矛盾與衝突,它帶來親子關係的試煉與影響,它是防止兒童身心受創 及促進復原的關鍵行動 讓兒童在合宜的環境中成長且身心健康發展,是現代化公民社群的衷心期許與致力的目 標。

預防重於治療是不變的金科玉律,教育體系應重視推動正向同理心及了解個別差異之 教學設計,落實於每一種課程中,鼓勵互助,適性的帶起每一位孩子,摒除羞辱、歧視、 連坐處罰等之管教方法。教師及行政人員都應以身示範,謹記良善之心是最無上寶貴的資 產,教育最大的功德在於培養人具備良善的人格。 倘若人人都能認同並重視心理健康人權的落實,整個社會將會邁向更健康的循環,孩子們 因心理創傷所致之苦痛也將大大的減少。

引用:http://epaper.ntuh.gov.tw/health/201310/child_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