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不好就心情不好?科學家找到冬季憂鬱的秘密

文 / 黃惠琪|台北市松德精神科診所醫師

時序邁入秋冬,日照時間逐漸變短,人的心情好像也跟著憂鬱了起來。北台灣的居民深刻感受到:冬天陰雨不斷,濕濕答答,整個人好像都發霉了。這種氣候不好會讓心情不好的說法是否有科學根據?

丹麥的哥本哈根大學(University of Copenhagen)研究團隊最近發表他們的研究結果,試圖瞭解患有季節性情感疾患(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簡稱SAD,通常發生在冬天)的人跟其他一般人的腦部生理結構是否有差異。SAD在高緯度國家很常見,像在北歐國家,每六人當中就有一人有SAD。研究人員研究了11位SAD患者與23位健康者,分別在夏天與冬天替他們做正子造影檢查(positron emission tomography,簡稱PET,請見[註]),發現SAD患者與健康者的血清素轉運子蛋白(serotonin transporter protein,SERT protein)含量明顯不同—SAD患者在冬天季節時的SERT 蛋白含量比健康者還高!

問題來了,這個相當拗口的SERT蛋白是什麼東西?含量變高又是什麼意思呢?

過去,對於人類的情緒多由心理學、哲學等角度來探索,但越來越多科學研究顯示,大腦裡的神經傳導物質也會影響情緒,其中最廣為人知的就屬血清素(serotonin)。我們用來治療憂鬱症和焦慮症的抗憂鬱藥,作用機制就是促使血清素在神經突觸間的作用時間變長,來達到改善情緒的功用。簡單來說,增加大腦裡的血清素含量,可以達到心情變好的效果。

而SERT蛋白卻是會把血清素清除、回收掉,也就能預期情緒會低落。這項研究發現SAD患者到了日照時間短的秋冬季節,大腦裡的SERT蛋白含量變高,大約增加5%,難怪到了冬天心情會變差。相較之下,健康者的SERT蛋白不論夏天或冬天,含量都沒改變,情緒也較能維持平穩。

詳細全文: http://pansci.asia/archives/69784

憂鬱症有哪些警訊? 常以什麼徵候或是症狀表現?

文章摘錄自: 康健雜誌81期

憂鬱症有哪些警訊?

每個人都會在某些時候覺得憂鬱。親密朋友的過世、一段關係的結束、失去工作、或是搬離家裡,都會是讓你感到低落的正常理由。通常只要經過一段短暫的時間,大部份的人就能夠從絕望中回復,重新感受到快樂。

然而,當那些悲傷、寂寞、易怒以及疲累的感覺沒有要離開的跡象,你就有可能已經遭遇到憂鬱症了。

憂鬱症可以被壓力事件所引發,也可以在沒有明顯原因的情況下就發生。 症狀可能突然出現,也可以經過數個月或數年慢慢發展而來。 憂鬱症的症狀和徵候多樣,並不總是以某種特定的模式出現。事實上,你可能患有憂鬱症,但卻不「感到憂鬱」。憂鬱症的關鍵表現,也可以是易怒性、以及失去平常的興趣和喜樂感。

憂鬱症的特徵,以下列的徵候或是症狀表現:

●持續的悲傷:你可能感到低落、悲傷、或是空虛。你可能總是在哭泣,或者是感到麻木:既不高興也不悲傷。

●易怒:你會容易被激怒,以往從不會困擾你的事物,現在卻會讓你生氣。

●焦慮的感覺:你會異常的神經質、擔心,心中被不重要的關注所佔據,並且總是小題大作。你可能會感到坐立不安、腸胃不適、以及心神不寧。

●對生活失去興趣和喜樂感:你可能會失去以往能夠覺得享受的,從人群中、嗜好或是活動裡找尋喜樂的能力。

●忽視個人責任或是自我照顧:如果你以往在家事、工作、或是學校的活動上總是反應迅速,罹病時你卻可能會忘記付賬、在工作進度上落後、或是開始翹課。可能會比較忽視個人衛生(例如洗頭髮)。過去常在意打扮外觀的女性,此時卻可能穿著邋蹋地、沒有化妝就出門。

●飲食習慣改變:你可能會不覺得飢餓,而在不經意中變瘦。也可能會過量進食而變胖。

●睡眠習慣改變:你可能會在夜晚有入睡困難、頻繁地醒來、或是在清早醒來卻無法再度入睡。也有可能會睡得太多,把一天大部份的時間都花在床舖上。

●疲累以及失去活力:你可能總是覺得疲累,活力很低。身體動作可能變慢,說話也會更緩慢。

●專注力、持續力及記憶力降低:你可能會無法集中精神、持續專心致志於工作、學校或是家裡的事情。就算是簡單的事,要做決定也變得更困難。你也會容易忘記事情。

●極端的情緒改變:你可能會經歷情緒的劇烈擺盪,在短期內從喜悅變成絕望。

●無助感:你可能會覺得自己再也不是自己生活的主人,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生活。你可能輕易地被壓力所傾覆,就算是簡單的事情也變得更依賴別人。

●無望感:你可能難以看到光明正向的未來,而覺得缺乏動機,也會對生命是否值得繼續存活感到疑惑。

●無價值感或罪惡感:你可能會開始覺得自己比不上身邊的人,這會使得你開始遠離別人。也可能會無端的產生罪惡感。幾年前發生的、一點也不困擾你的一些事情,現在會佔據思考,變成一種負擔。

●持續的負向思考:你可能會變得悲觀、低自尊、並且不相信事情會改善。像是「我是不好的」、「我不夠格」、「重要的是什麼?」這樣的句子會經常出現在腦海中。

●對治療沒有反應的生理症狀:你可能會經歷頭痛、消化系統問題或是慢性疼痛。這些症狀經常和憂鬱症相關。

●增加酒精和藥物的使用:你可能會使用酒精、處方藥、或是非法藥物,來嘗試幫自己從憂鬱症狀中解脫。由於這些物質會影響腦功能,它們可能反而會惡化憂鬱症。

●尋短或自殺的念頭:你可能會希望自己已經死去,或是出現像「如果上帝可以帶我走,那將會是種解脫」、或是「如果我可以睡下去而不要醒來,對我的家人會比較好」這樣的想法,甚至會實際有想殺害自已的念頭。

如果發現自己正在策劃一個自殺計劃,務必馬上向醫療求助。

引用:http://www.commonhealth.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nid=63996&page=1

失智症10大警訊 預防與治療

老人失智不可輕忽

文/吳淑華

諮詢/長庚紀念醫院內科部一般內科暨高齡醫學主治醫師 陳英仁臺灣

即將邁入老年社會,面對老人健康的隱形殺手――失智症,目前還沒有特效藥可以根治,預防之道就是認識失智症,並時時警省自己的行為,才能遠離失智症。臺灣內政部在103年底人口統計資料估算,65歲以上老人共2,808,690人(占總人口12%),其中輕微認知障礙(MCI)有524,500人,占18.67%;失智症人口有227,137人,占8.09%(包括極輕度失智症91,673人,占3.26%,輕度以上失智症有135,464人,占4.82%)。

據最新的世界衛生組織官方網站指出,全球每4秒就產生1名失智症患者,而且失智人口每20年成長1倍。到底什麼是失智症?很多人認為因為老化導致失智,其實是錯誤的觀念,老化只是忘記某些事情,但事後會記起來。但一旦罹患失智症則是完全忘記曾說過、做過的事。林口長庚紀念醫院內科部一般內科暨高齡醫學主治醫師陳英仁表示,除非是中風、頸部腫瘤引發的血管性失智症,不然要判斷是否罹患失智症,需要長時間觀察才能確診,這也是失智症在治療上有困難的原因。

不易發現徵兆的失智症目前常見的失智症主要分為血管性失智症及退化性失智症。就前者來說,主要成因為腦中風或是腦血管病變,因為腦部的血液循環不佳,引起腦細胞死亡因而造成智力減退,通常中風病人,會有5%的人有失智症,要觀察是否有血管性失智症,可以從幾個方面,像是尿失禁、在吞嚥上有困難、易跌倒、有憂鬱傾向。

然而,最擾人的則是退化性失智症,像是美國前總統雷根所患的阿茲海默症,因為腦部神經受到破壞,所以對時間、地點、人物有記憶力衰退的問題。另外退化型失智症還有好發於年齡50歲以後的額葉及顳葉型失智症,以及平均年齡70歲的路易氏體失智症。最明顯的症狀就是出現幻視、幻聽,或是有被害妄想症。

失智症如果能早期發現,並及早以藥物治療,能有效延緩病情。但也因為初期症狀輕微,常被忽略:例如忘東忘西、時常在找東西、忘記今天有約、跟別人說過什麼話、最近發生什麼事老是記不起來、也不清楚今天幾月幾日……等微小症狀很容易被一笑置之。陳英仁指出,要及早發現失智症,除了本身對此病症很清楚而有警覺心,還需要家人的仔細觀察,再經腦科及神經科會診,進行腦部檢查、內分泌腺或生化檢驗,並做心理方面的臨床診斷才能確定,但有時觀察期就長達好幾年,這也是影響治療的原因。

如何預防失智症

要預防失智症,降低罹患失智症的風險,還是有方法。例如多動腦,養成終生學習及閱讀的好習慣,以增強腦細胞之間的神經鍵結。多參與社交活動,像是當志工、社區活動,多與人接觸,得到失智症的風險可以下降到4成。每週運動2至3次,不論是有氧還是肌力運動,對失智症還是阿茲海默症有相對性降低至6成以下的風險。

運動也能有效控制體重,若中年人BMI 大於30,發生阿茲海默症相對風險上升3倍;介於25到30之間,則是升高2 倍;若過瘦也不是好事,也就是BMI 在18以下,失智症風險反而提高。運動除了維持體重以外,更能釋放壓力、遠離憂鬱。研究顯示若有憂鬱症,其相對風險值約為無憂鬱病史者之2倍。

心血管疾病是引發失智症的原因之一,血壓收縮壓> 160mmhg 且未治療者,發生阿茲海默症的風險為血壓正常者的5倍。血糖如能控制好,也能降低阿茲海默症的風險,因此在飲食上多攝取蔬果、豆類、五穀雜糧等維生素C、E、B 群,富含omega-3脂肪酸的魚類也不能少,但不建議攝取高劑量維生素或魚油等營養品,以自然食物為佳。

抽煙、喝酒等不良習慣都會增加失智症罹患風險,應盡量避免;此外,腦部曾經受到重創的人罹患阿茲海默症的風險是一般人的4倍以上,因此騎單車或是機車時,一定要配戴安全帽,才能多一分安全。

失智症10大警訊

瞭解失智症之後,更要對失智症發出的警訊有所認知與警覺,才能達到預防的效果,美國失智症協會提出了失智症10大警訊供參考:

1.記憶力減退到怎麼想都想不起來。通常忘記後經過提醒,會再想起來,但失智症的忘記頻率很高,而且會伴隨不斷重複發問,或者同一種東西買了再買的重複購物問題。

2.曾經很熟悉的動作,變得無法處理。如計程車司機不認得路以致開錯路、廚師煮菜半輩子現竟忘了烹飪方法。

3.在規劃或執行上,甚至是處理數字問題,需要花很長的時間。嚴重者會出現不能專心以致沒辦法處理的狀況。

4.一般人會在不熟的地方迷路,但失智者會出現在家周圍迷路,或是搞不清楚現在是白天或晚上。

5.在面對鏡子時,看到鏡中的自己,會誤以為另一個人,甚至覺得家裡老是有其他人,而且在閱讀及判別遠近上出現困難。

6.在說話及書寫上出現困難。即便再簡單的單字,都無法說出口或是寫下來,也會在對談中不斷重複或中斷,然後不知怎麼繼續進行。

7.一般人亂放東西不是常態,對失智者而言是常態,且隨時在發生。不斷找不到東西,甚至以為東西被別人偷走。

8.失智者無法辨別常理,甚至無法打理自己。如冬天穿短衣、過馬路不看紅綠燈、借錢給陌生人等。

9.害怕參加社交生活,不想出門、不想見人,寧可呆坐在電視機前好幾個小時,或是在床上睡覺,做什麼事都提不起勁。

10.性格及情緒的大轉變。比方脾氣溫和的人開始易怒、猜忌懷疑他人,無法自我控制自己的失序行為,特別害怕或只依賴某個人。

照料失智症親人有方法家裡若有失智症的患者,除了患者自己感到不舒服,身旁的家人在照料及心理上也常會無法適應。可以求助相關單位,例如臺灣失智症協會,瞭解失智患者的狀況以及應對方法。若能在照顧上懂得更多相關資訊,能減少彼此間的衝突。例如因為失智者有顯著智能障礙,會忘記關火,最好有人陪伴並在旁提醒,千萬不可以讓他一個人在家裡,才不會因此發生危險。

約有10%的失智者有「徘徊」的現象,例如想出去、想回家。這個時候,可以帶患者出去走走散步,再帶回家,避免與患者發生口角與衝突。由於失智者無法分辨夜間與白天,更容易產生幻覺,當出現夜間喊叫、翻找東西時,有可能是看不到或是意識障礙,以為有人在那裡,可立即開燈,並輕聲勸說,若是硬碰硬大聲斥責,情況只會更糟。

失智症雖然沒有特效藥,但患者透過藥物可以減緩病情發作,按時服藥、定期檢查,或是進行如懷舊治療、音樂治療、認知治療等非藥物性治療,皆是不二法門。

來源: 中央健康保險署電子報

其實你不必害怕看精神科,她這麼說…

到精神科看診就像進髮廊剪髮一樣!失眠一年後,她決定有病就要醫…
蔡嘉佳   風傳媒

——————————————————–

你也有失眠的困擾嗎?
蔡嘉佳在21歲那年夏天,確診罹患精神官能性憂鬱症,在抑鬱、承受嚴重的藥物副作用同時,深刻感受到社會因為不理解而對心理疾病患者的種種標籤化,因此決定用坦承記事融合文學的筆觸,記錄下這一切,因此道出:「如果能讓有些憂鬱的朋友勇於面對,沒患病的能夠不恐懼於精神疾病,應該算是我患上憂鬱症所能做的,最有價值的事。」
從大三開始症狀加重,睡得輕,天光熹微前總是不成眠。

試過整整熬了兩天不睡,妄想能調回睡眠規律,但眠一樣淺,夢脆得一碰就碎,夜裡驚醒眼前像是有什麼成了魔,團著被子朝它撲去,才驚覺只是幻覺。

不得已看了醫生,才知道身體已經嚴重到自律神經失調,但助眠的藥物只是讓情況變得更糟糕─吃了能睡,但往往就會一覺到下午,即使鬧鐘每隔五分鐘響一次身體也接收不到,減輕了藥量也沒有改善,誤了很多事,只好停藥。

醫生說,我整個人無時無刻都像繃緊的弦,「你再這麼焦慮,會少年禿。」我自己也知道,我變得敏感又焦慮,來自於對自己的無力跟對社會的茫然,可我並不想變得正向。
那些關於放鬆、不要想太多的建議,就像在孤島沒有水源時,抉擇要不要喝海水一樣─一旦鬆懈下來,會垮的比現在更慘。我從來不想試圖成為陽光正面或是好相處的人,也不能理解停止思考的人生。

憤怒、無力、困惑的事情太多,激勵人心的卻太少,每天都像在跟這個社會撕扯奮鬥,好多抉擇不去釐清就無法輕易接受。
一方面覺得這個社會一團糟,一方面才發現自己的人生也是亂七八糟,如果只需要追逐金錢感覺輕鬆得多,但如果人生只是這樣就太fuck it。

「我已經放棄去改變什麼了,我跟你說,自己過得好就好。」她說。

實在是令人心動。

帶著這樣的茫然,上禮拜在爭取人生第一張記者證的時候,主管問我幾月可以開始,「八月」我說。他又問想跑什麼線呢,「國際跟政治」,他問我為什麼,於是啪啦啪啦講了一大串,講完有種鬆口氣的感覺,我把我對台灣政治跟國際新聞的觀感都說了,我們聊了一下Alainde Botton(註)的《The News:A User’s Manual》,還有《遙遠人聲》(註),其實有點驚訝,對談起來大家都是好正常好有深度的人,可是為什麼每天新聞粉專都被容許一再秀下限?
還是這只是他們想呈現出來的樣子?困惑越多,越來越多問題要解決,希望路走得順遂。

應該很多人知道我長期失眠,過去看了睡眠門診幾次,吃過一段時間的安眠藥物,但成效不顯,最後索性擅自停藥。一直到最近,狀況越趨嚴重,我開始會暴飲暴食,或反胃噁心,失眠淺眠,頭痛,三天可能睡不到十小時。

今早第一次踏入身心診所(其實就是精神科門診),坐診的醫師年紀不小,老老的卻相當慈祥,笑起來讓人很舒服。我大致把我這一年的狀況梳理了一下告訴他,問診方式挺讓人舒適的,不太有壓力。

繼續閱讀「其實你不必害怕看精神科,她這麼說…」